<optgroup id="zqjsd"><small id="zqjsd"><pre id="zqjsd"></pre></small></optgroup>
      <legend id="zqjsd"></legend><optgroup id="zqjsd"><i id="zqjsd"></i></optgroup>
    1. <input id="zqjsd"></input>

            91歲褚時健離世:精神終可傳承,創業之火不熄

            大蜜蜜|派代網   3月6日 11:16 6274 1 收 藏

            褚時健(1928年1月23日—2019年3月5日),云南紅塔集團有限公司和玉溪紅塔煙草(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褚橙創始人,先后經歷兩次成功的創業人生,被譽為中國煙草大王、中國橙王。

            1979年-1994年,褚時健成功將紅塔山打造成中國名牌香煙,使玉溪卷煙廠成為亞洲第一、世界前列的現代化大型煙草企業。1994年,褚時健當選全國“十大改革風云人物”。褚時健成為“中國煙草大王

            1999年1月9日,71歲的褚時健因經濟問題被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001年5月15日,因為嚴重的糖尿病獲批保外就醫,回到家中居住養病,并且活動限制在老家一帶。

            2002年,保外就醫后,74歲的褚時健與妻子在玉溪市新平縣哀牢山承包荒山開始種橙開始第二次創業。

            2004年獲假釋;后減刑為有期徒刑17年,2008年,減刑至有期徒刑12年。最終減為12年,2011年刑滿釋放。

            2012年11月,85歲的褚時健種植的“褚橙”通過電商開始售賣,褚橙品質優良,常被銷售一空。褚時健成為“中國橙王”。

            2012年,褚時健當選云南省民族商會名譽理事長。

            2014年12月18日,榮獲由人民網主辦的第九屆人民企業社會責任獎特別致敬人物獎。

            2019年3月5日,褚時健在云南玉溪逝世,享年91歲。


            一串“神秘數字”道盡一切

            走進褚橙莊園接待大廳,一串“516266717484”數字令人狐疑。工作人員解釋說,“這是褚時健的一生。”

            51

            40年前,作為紅塔集團前身的玉溪卷煙廠曾一度瀕臨倒閉。直到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第二年,51歲的褚時健出任玉溪卷煙廠廠長。

            62  66

            褚時健任玉溪卷煙廠廠長后,他大膽進行技術改造,從國外引進一流設備,學習國外種煙技術,教授當地農民煙草種植知識,改革創新產煙體制與管理,使得云南香煙暢銷中國,在全球知名度頗高。

            他一手將這個破破爛爛的小廠發展成為一個“印鈔機器”,1998年左右,固定資產達70億元,年創利稅200億元,創立了價值332億元的中國第一品牌“紅塔山”,在煙草企業中規模居亞洲第一,世界第五。

            褚時健在玉溪卷煙廠的實踐,佐證選擇改革開放是正確之路。莊園內一小塊宣傳牌上寫著,1990年,褚時健62歲時被評為中國十大企業家之一;1994年,褚時健66歲又被評為中國十大改革風云人物。

            71

            一封舉報信將褚時健拉入了其人生的低谷。1995年,中紀委收到一封舉報信,反映河南洛陽個體煙販勾結煙草公司,通過向褚時健家人行賄取得卷煙指標。

            1998年,云南省檢察院以貪污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等罪名將褚時健向云南省高級法院提起公訴。1999年,云南省高級法院以貪污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并罰,判處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當時褚時健71歲。

            對褚時健的判罰,一度引來社會各界熱議,也推動了當時如國企負責人薪酬等一些列制度的建立與完善。

            74

            2002年,74歲的褚時健因患嚴重的糖尿病得以保外就醫。他開始在玉溪新平縣種植冰糖橙,褚橙莊園中一部紀錄片顯示,當時滿頭銀發的褚時健在這座山頭二次創業。

            “那時褚時健身無分文,”褚橙莊園辦公室主任林安說,“是新加坡華人華僑資助了他。”褚時健曾說,種橙子是經過調查的,玉溪新平這個地方,從溫差、土壤、日照、水源等自然條件來講,適宜種冰糖橙。


            改革開放初期,褚時健重視科學技術對煙草的種植生產,讓他走上巔峰,成為改革開放人物。二次創業,他故技重施,同樣依靠科學技術種植橙子。

            種上橙樹后,褚時健不停地改進種植方法,為了保證個個橙子甜,他嚴格規范到多少平方米栽一棵樹,一畝山地種多少樹合適,每棵樹上掛多少果,干旱時期如何澆水等。

            而這些需要褚時健和技術人員挨家挨戶跟果農溝通,手把手教技術,還要跟他們解釋為什么不是越多越好。收獲后,有專業的評測機器來給橙子評級,來定果農的收入。

            84

            褚時健84歲時,“褚橙”大規模進入北京市場,開始在中國各地銷售。事實證明,“褚橙”的成功得益于近年來中國互聯網快速發展創造的新型產業鏈。

            如今,褚時健與“褚橙”的故事已家喻戶曉,成為中國“互聯網+高原特色農業”的代表案例。這也是褚時健在改革開放中創造的第二個奇跡,而中國的改革開放則創造了人類發展史上的奇跡。

            創業就像種橙子

            一、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現在的年輕人都太急了

            現在社會上太多人想做些可以一蹴而就的事,都想找條直路走。尤其年輕人,大學讀完書進入社會剛幾年,就想搞出名堂,實際不是這樣。

            人生很多事,不是一條直線。

            我也曾經是年輕人,從新中國成立后到現在,社會變動很大,很多希望都破滅了。尤其是我40來歲的時候,幾乎所有希望都不存在了。當你抱著很大希望的時候,失望很多;當看不到希望之后,希望又好像慢慢看得著一點。

            時代不同了,年輕人期望值很高,很多人想一夜暴富,不能承受短期內沒有回報的事。我年輕時,一家三口人從昆明到玉溪,看到修路工人們臨時住的房子,都非常羨慕。當時我們都覺得:“一輩子能住上這樣的房子,這一生就得了!”

            現在年輕人的知識面、信息量比我們那時強多了,但年輕人的特點還是一樣:把事情想得很簡單。

            有一次,一個年輕人從福建來找我,說自己大學畢業六七年了,一件事都沒成功。他是性子急了,目標定得很高,想“今年一步、明年一步,步步登高”。

            我對他說:你才整了六七年,我種果樹10多年了,你急什么?

            二、跌得越低,反彈力越大

            年輕人現在不過二三十歲,人生歷程還很長,也不一定每個人都要做大事業。

            困難多,搞好一點,信心就大一點,只有這樣走,一步一步來。比如橙子,只要一公斤能賺一分錢,上萬噸就能賺多了。你想心急,就做不成。

            以前有不少人在社會變動的時代抓住機會,一下發了大財,比如搞房地產。還有人靠親戚、靠父母,現在財富很大,我也認識。但現在這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即使是靠機遇、靠父母,我也認為他將來守不住。

            很多人說我十二年來種橙子是“觸底反彈”,跌得越低,反彈力就越大。

            種橙子的人不少,但今天可以說,要像這樣種好上千畝的還不多見。有的人來我的果園看了一次,回去就開了八九萬畝的新果園,但我看來,基礎沒打好,后頭要吃虧。

            我們碰到過的難關,十幾年沒遇過。連續高溫一個多月,果子都被曬掉了。但你看我們的五條管道從對面大山來,面對高溫,果園有水維持。別的果園如果基礎不好,損失就大。

            而我們還能保住和去年一樣的產量,就是因為農業基礎打實了。

            這個也是年輕人最難理解的。人在年輕時,要先學會吃苦,要實實在在掙錢,才能拿得住。就像搞農業,如果你質量搞不好,經過一個周期,10元資產就變8元了。


            三、無論做什么都要有敬畏心

            種橙這件事我2002年正式開始搞時借了1000多萬元錢,到2007年的時候就全部還清了。

            前幾年的銷售全靠朋友幫忙,你幾十噸他幾百噸地團購,慢慢就消化掉了。

            我老伴兒那個時候管銷售,帶著橙子到處去參加展銷會,也是受了不少苦。好在前面幾年果樹還幼,我們的技術也不完善,產量不算很大。

            2008年之后,我外孫女他們從國外回來幫著我和我老伴兒,開始抓我們自己的銷售。

            2009年產量開始飛速增長,銷售也慢慢步入正軌,所以產品還從來沒有積壓庫存過。水果這種生鮮產品,積壓庫存是很大的災難,相當于就是毀掉了。很幸運,我們沒有過這種情況。

            2014年以前我們的果園一直是增產,每一年都比上一年增產不少。

            所以,我一直說我們是沒有大小年的,的確像我們這樣連續10年都是增產的果園幾乎沒有。

            但是2014年我們出現了減產,有氣候的關系,也有果樹生長的自然規律:大小年的關系,盡管我們采取了很多措施,挽救了許多產量,但規律就是規律,一定要服從。

            無論做什么事情,人都要有一顆敬畏心,自然規律、市場規律都要遵守。

            四、產品的競爭是質量和價格的競爭

            我們現在果園已經擴展到幾萬畝。到2020年,我們的果子產量能達到6萬噸。我知道現在我們的橙子在市場上很好賣,聽說有人拿它和當年的紅塔山煙相提并論,都是緊銷商品。

            我很高興大家這么抬舉,但是我思想上不敢輕飄飄。

            頭幾年可能大家因為是我種的橙子,因為好奇心都買來吃吃,但是如果果子不好吃,或者只是普通過得去,我相信買了幾次人家就不買了。

            我們賣得也不便宜,要是不好吃、品質不高,人家憑什么真金白銀買你一個老頭子的賬?

            所以我一直和孫輩還有作業長們說,不要陶醉人家怎么夸你怎么捧你,做好自己的本分,把橙子種好,每年多豐收點,味道更好一點,人家繼續揣著錢等你的橙子,不然,人家的口水等著噴你。

            現在整個新平縣種冰糖橙的越來越多,差不多一年的總量要到200萬噸去了。我們規模算大的,品質也算高的。但是,必須要看到,這個橙子過剩是必然會發生的。

            供求關系從來都是有松有緊,什么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市場經濟是不留情面的。產品一過剩,首先來的就是降價,降到你的銷售價是成本以下都會有可能。咋辦?到那個時候,還是質量和價格方面的競爭。

            我如果質量好,其他人賣不完,我賣得完,另外我成本控制得好,別人虧著本賣,我還能賺到錢。

            五、我活著為了什么?

            只想贏,不想輸。

            這些困難有些是原來想到的,有些是沒有想到的,但我相信我能克服它。很多年以來,不管干大企業還是小企業,不管干哪個行當,都會遇到不同的困難,這些困難到最后還是解決了。

            所以,人的信心很重要。如果我們接二連三地干不成事,那就沒有信心了。

            我在74、75歲時怎么想起來搞這個苦差事(種植褚橙),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因為我們的處境,我的生活來源沒有辦法(保障),我只有一條出路,必須要搞成功。

            我從小就閑不住,爬高上低的,我這個房子一天上去八回,下去八回,時間還打發不了,總得有點事情做。

            這都是我從小養成的習慣,認定了要干的事,只想贏,不想輸。

            寫在最后

            褚時健,這是一個在中國煙草史上舉重若輕的名字,他的人生大起大落,曾經接手玉溪卷煙廠,打造了亞洲第一的企業集團,成為名聲響當當的亞洲煙王。

            然而巔峰墜落,深陷囹圄,當他再次回到公眾視野的時候已經成為“橙王”,他的成就引人向往,他的故事為眾人傳唱。

            很多人說,佩服褚老,佩服他在遭遇這么多挫折后仍舊再次成功創業。


            創業之路有多難,相信每個商家都懂得,任何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褚老的堅持與毅力值得欽佩,仍在創業路上奮斗的你我,也應該保持熱情,堅持自我,創造成功。

            *本文整編自 派代網,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派代網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授權


            精彩推薦

          • www路4455dy

            上一篇下一篇